登陆

原创两宋堕落分子:刘豫为何降金,还当起了儿皇帝

admin 2019-08-04 363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两宋堕落分子:刘豫为何降金,还当起了儿皇帝

两宋替换,全国大变。这一时期,汉人中出了两个堕落分子,一个是张邦昌,一个是刘豫。如果说张邦昌归顺金国还有些被逼情节的话,那么,刘豫认贼作父则是无耻备至。

刘豫,河北人,祖先都是农人,小时候,偷鸡摸狗,上学时,“尝盗同舍生白盂、纱衣”,没少给燕赵豪杰脸上抹黑。质量差,但才学却高,刘豫后来中了进士,步入宦途,任殿中侍御史。

可是,刘豫名声不好,屡次遭到同僚的人身进犯,宋徽宗本不想“发其宿丑”,可刘豫来了劲,屡次责备礼制有问题,宋徽宗深恶痛绝,以“河北种田叟,安识礼制”侮辱了他一番后,派他做了外差,后调任河北提刑。

靖康元年(公元1126年)八月,金兵南下,陷太原,破真定,可把刘豫吓坏了,他干脆弃官,揣着金银细致柔软,一溜烟跑到了江苏仪征流亡。等金人绑了宋徽宗、宋钦宗北归后,宋高宗赵构即位,形势稍稍一稳,刘豫跃跃欲试,又想出来当官,可哪有那么简略?过了好长时间,最终在河北老乡、中书侍郎张悫的竭力推荐下,于建炎二年(公元1128年)正月,朝廷给了刘豫一个官职,知济南府。

济南府下辖六个县,地盘不算小。刘豫自身有政治污点,现在从头被重用,又被颁发实职,按说,刘豫应该称心如意。不过,刘豫还没就任,金兵又南下,猛攻东京、东平,受战乱影响,山东一带响马频发,很不安靖,且很简单遭到金兵进犯,危在旦夕。左顾右盼,刘豫打了退堂鼓,亲身跑到暂时国都扬州,恳求朝廷给换个当地,“请易东南一郡”“欲得江南一郡”,想去远离烽火的江南一带任职。

其时,左仆射黄潜善、右仆射汪伯彦同居相位执政,且都是逃跑主义分子。刘豫的恳求,正揭了他们的短,犯了他们的忌,所以“执政恶之”。这俩人把眼一瞪,刘豫你小子好不识抬举,这次能让你当官就不错了,你还挑三拣四,时下山东正是用人之际,你不去谁去?莫非让我俩原创两宋堕落分子:刘豫为何降金,还当起了儿皇帝去?一顿铺天盖地的数说和讥讽,刘豫脸上挂不住了,憋了一肚子气,“忿忿而去”,极不甘愿地去了山东。

果然不出所料,山东一带极不安靖,刘豫没办法,也原创两宋堕落分子:刘豫为何降金,还当起了儿皇帝只能硬着头皮当他的济南知府。狼总算来了,建炎二年(公元1128年)十二月,金兵占领东平府后,随即把锋芒指向了济南府,济南府沦亡是早晚的事。在威胁、威逼的两层压力下,刘豫动摇了,又想起之前被朝廷回绝南任时,受得那股窝囊气,刘豫决议屈服金人。为了给金人一份厚重的见面礼,原创两宋堕落分子:刘豫为何降金,还当起了儿皇帝刘豫杀掉部将关胜,向金人献出了城池。

金人还算讲信用,次年(公元1129年)双鱼玉佩三月,封刘豫为东平知府,并让其担任京东西、淮南等路安慰使,招降周边各路抗金将士。刘豫的儿子刘麟,任济南知府,归刘豫控制。这样一来,刘豫手握实权,并把握了黄河下流大片土地,逐渐有了更大的野心。他想仿效之前归附金人而称帝的张邦昌,也过一把皇帝瘾。

攻城简单,守土不易,金人在张邦昌归顺宋高宗后,决议再立一个汉人当傀儡,刘豫无疑是最佳人选,而刘豫也有这种志愿,为此,还“遣麟持重宝赂金左监军挞辣,求僭号”。两方一拍即合。建炎四年(公元1130年)七月,金人“册豫为皇帝,国号大齐,都大名府”。当然,这个皇帝可不是顶天立地的皇帝,而是金国的“子皇帝”,用金人的话来说,是“既为邦邻之君,又为大朝之子”的儿皇帝。

得人封爵,就要受制于人。“伪齐”政权树立后,其控制区域处于南宋与金之间,除了起到战事屏障缓冲捍卫金国外,刘豫的主要任务便是配合金国攻击南宋。

绍兴四年(公元1134年)九月和绍兴六年(公元1136年)十月,刘豫联合金国对南宋发动了两次大规模侵略战争,但遭到了岳飞、韩世忠、刘光世、张浚等南宋将领的反击,“伪齐”戎行遭到重创。刘豫的体现,很令金人绝望。

绍兴七年(公元1137年)十一月,金人以刘豫“治国无状”为由,废刘豫为蜀王,后改封曹王。

当了八年儿皇帝,做了八年奸细,受人指使,遭人冷眼,刘豫的境况可想而知。即使这样,刘豫也乐意出生入死,在所不惜,甘愿为金人效力,竭力为金人卖力,甚至在“金人业已废豫”的情况下,仍寡廉鲜耻地上赶着“日益请兵”攻击南宋。这究竟是谁逼的刘豫如此无耻?莫非真是“悍仆欺主”吗?

窃以为,除了刘豫本人品操低下、道义沦丧,为泄一己之愤,甘当奸细、认贼作父外,南宋初年糜烂窝囊的朝廷也难辞其咎。刘豫被废后,没敢回老家,更不敢返宋,只好在临潢(今内蒙古巴林左旗邻近)消磨时光。绍兴十三年(公元1143年),刘豫抱病而死,被史官列为《宋史叛臣传》第二位。

(本篇完)

原创两宋堕落分子:刘豫为何降金,还当起了儿皇帝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